中甲

三任村书记都是黑老大充当保护伞欺行霸市

2019-07-12 20:04: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任村书记都是“黑老大” 充当保护伞欺行霸市

行动中警方收缴的涉案现金和涉案工具。

黑恶势力勾结村干部盘踞芳村南方茶叶市场欺行霸市

茶老板卸货必须找指定的人,要交各种“保护费”,不然就挨打或“封铺”

芳村南方茶叶市场是全国最大最有名的茶叶批发市场,自开业以来生意一直红火。但风光的背后,茶老板们原来多年来一直活在黑恶势力的阴影之下——店铺搬货卸货必须找指定的人,不然要挨打;常常被以“治安费”、“广告费”等名义收钱,一旦不从即被挖路“封铺”;更让人想不到的是,黑恶势力还攀上了村干部当“保护伞”,横行茶市。

广州荔湾警方历时一年多调查,终于打掉了这个长期盘踞在南方茶叶市场、村干部勾结黑恶势力欺行霸市的犯罪团伙,目前已逮捕35名犯罪嫌疑人,其中包括黑恶势力为首分子谢秋、文峰,以及陈辉(荔湾区人大代表,石围塘街山村村委书记)、陈昌(前石围塘街山村村委书记)、李亮(前石围塘街山村村委书记、现副书记)等8名村干部。

35名团伙成员被捕包括8名村干部

“外人常说我们轻易就发大财,可我们的苦他们真的不知道。”在南方茶叶市场卖茶10多年的伍老板向吐苦水。“我们经常要请人搬茶叶,开始都是自己找人搬,后来必须找指定的人搬,连老板自己动手搬都不行,这个费用比以前贵差不多10倍。”伍老板称,开始有人据理力争,但也因此吃了不少“苦头”,渐渐地,这便默契成为了“行规”。随后,“治安费”、“广告费”等各种名义的收费接踵而来……

去年“三打”期间,有茶老板终于忍无可忍进行了举报。荔湾警方接到市“三打”办转来的线索后,抽调精干警力成立“728”专案组对案件展开全面侦查。经过5个多月的深入侦查,基本摸清了该团伙的基本架构。

去年12月17日,荔湾警方组织了160多名警力,展开第一次抓捕行动,一举抓获以谢秋、文峰为首的27名涉黑犯罪团伙成员,他们因涉嫌故意毁坏财物、妨害作证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等罪行已被逮捕。

通过第一阶段的侦查,警方发现该团伙能够长时间欺行霸市,跟与石围塘街山村部分村干部勾结有重大关系,这些村干部还大肆侵占村集体利益。在掌握充分证据的情况下,荔湾警方于今年5月22日组织第二次抓捕行动,在山村村委一举抓获陈昌、李亮、陈辉接连三任村书记及其他5名山村村干部,目前8人因涉嫌职务侵占罪已被依法逮捕。

黑恶势力头目

谢秋(男,49岁,广州人)

文峰(男,44岁,广州人)

两人控制、承包市场物管公司

与黑恶势力勾结的村干部

陈辉(男,46岁,荔湾区人大代表,石围塘街山村村委书记)

陈昌(男,65岁,前石围塘街山村村委书记)

李亮(男,35岁,前石围塘街山村村委书记,现村委副书记)

宗罪:村干部勾结黑势力组公司垄断搬运搬运费涨10倍

据警方调查,从1997年起,以谢永为首的搬运队以驱赶、扣车、殴打等方式排挤其他搬运工,逐步操控南方茶叶市场的搬运业务。2007年2月,在陈昌等人的组织下,南物业管理公司(下简称南公司)成立,该搬运队并入南公司。为牟取非法利益,由文峰等人出面承包公司,谢秋在幕后操纵公司管理的控制权,并纠集其他社会无业人员形成固定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该组织以行使管理权为名,通过威胁、恐吓、殴打等暴力手段,垄断搬运业务。他们手下有60多名搬运工,全部发带有协会字样的红色马甲,市场内任何的搬运行为只能找这些“红马甲”搬运工,否则就会遭到驱赶甚至殴打报复。

实施垄断后,该组织对搬运费重新拟价,搬1箱茶叶从原来的0.5元被提到5元,抬价10倍。而搬运工也需要交每月600元的份子钱后,才能在市场继续工作。

宗罪:组织打手强收各种“保护费”不给就打人挖路封铺

该团伙还强行收取推销员进场费、车辆停车费、市场建设费、铁路道口集资费及高价广告、招牌材料费等,以强行拦路抢车、挖路、架铁马、聚众闹事等手段阻止他人经营,排挤、打压不服从管理、不交纳费用的经营商户。他们还组织了一群专门的打手,当打手被公安机关羁押后会给予“安家费”,伤害他人给“补偿费”等。

陈昌、陈辉等人则利用其担任山村联社常务理事的职务便利,多次以山村经济联社的名义,与南公司以各种非法手段逼迫就范的各大茶叶市场签订不平等协议,获取非法利益,得手后以“治安费”、“返还管理费”的形式,输送部分经济利益给南公司。

2010年10月,南公司逼迫许宝、杨英、杨兴接受在档口进行统一广告招牌整治,谢秋、文峰组织人员采取恐吓、威胁和用铁马围堵档口等手段胁迫被害人按照要求做高价的广告牌,并勒索5万元作为“市场建设费”。

该事件曾被媒体曝光及有关部门介入,但陈昌等人利用自己村干部的身份,竟发动村民堵路,转移矛盾,保护南公司黑恶势力的违法行为。

宗罪:非法利益输送村干部400多万元被村干部私分

南公司在嫌疑人陈昌、陈辉、李亮等人的支持下,打着为山村村民谋福利的幌子,通过各种非法手段逐步取得南方茶叶市场及周边市场的管理权,逼迫受害市场与山村经济联社签订各类协议,为山村经济联社非法敛财。

其中部分收益被陈昌等人划入山村经济联社的“小金库”龙船会账户隐匿,然后每年做表夸大联社收入,以联社理事薪酬奖金的名义进行瓜分,共私分山村联社资金人民币近400万元。

观察:

专业市场如何孳生出

欺行霸市的黑恶团伙?

从芳村花卉市场到南方茶叶市场,再到更早的十三行批发市场、濂泉路批发市场,专业批发市场风光红火的背后,都被曝光过有涉黑的现象。

有利益的地方就会有江湖,一个专业市场兴旺起来,就有各方势力试图介入分一杯羹,其中势力大者往往会试图垄断“吃独食”,于是,各种打斗、封铺、堵路等镜头开始上演。

而市场内的搬运工、装卸工等,大多是外地人,他们多通过老乡、熟人介绍等方式来到工作,难免会遇到不平事,本身亦有抱团取暖的需求,由此应运而生的“老乡会”、“协会”组织,却由于缺乏正规引导、规范管理,其中的一部分开始逐利、堕落,演变成为欺行霸市的黑恶势力。

在市场所在地,村委等地方势力对市场有着重大干预能力,伴随着各方的争斗,村委会出面干预、谈判甚至“保护”,其实不少是暗地里参与到利益分成中。在高额利润和金钱诱惑下,组织内的成员都会极力去维护所得的利益,那怕是处于底层的搬运工,虽然要交份子钱,但由于垄断的价格比自由竞争状态的价格高出数倍,他们也会甘于成为欺行霸市的帮凶。

而在“管理”上,黑恶团伙也在逐步披上“专业化、公司化”的外衣,开始了“洗白”原罪的过程,但暴力的天性却并未因此而完全摒除,当碰到“不听话”、“不老实”的人时,暴力又成了当然的解决手段。

当所有的条件都已具备,黑恶团伙就此形成。观察黑恶团伙形成的过程,值得我们反思的是,如何完善制度,鼓励举报,加强监管,斩断利益输送的链条,压缩黑恶势力的生存空间,消除其孳生的土壤,还专业市场一个公平安全的市场环境。 (文/陆建銮通讯员谭伟忠、刘深、张毅涛图/黄澄锋)

原标题:三任村书记都是“黑老大”充当保护伞欺行霸市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

怎样做微商城销量
手机网站seo怎么做你选对方法了吗?
实体店怎么做新零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