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神葬八荒第229章元荒之体上

2020-01-20 15:20: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葬八荒 第229章:元荒之体(上)

赤一路跟着邪君左转右转,不一会儿便回到了宫殿,到了宫殿,邪君并未停留,继续带着赤朝一处偏殿走去,赤虽然疑惑,但却不敢多言,约莫走了半刻钟后,邪君陡然开口:“我们到了,”

闻言,赤猛地朝前望去,却见一道硕大的墙壁,直直地挡在了眼前,就在赤刚欲询问时,邪君伸出右手,在地上按了一下,而在这之后,赤便惊诧地看见,眼前粗重的墙壁竟缓缓升腾,

“这是,”

“跟我來吧,”邪君轻声笑了笑,随后拉住赤的右手,当先朝里头迈出了脚步,满目的昏暗,在这片空间中,竟然有一种伸手不见五指的感觉,赤心头暗凛,不过那一双握着自己的大手,却是让他的心稍稍安定了些,

“这里是什么地方,前辈,你为何带我來这里,”

“小兄弟,我准备给你进行一场洗礼,为你初步开发元荒之体,”黑暗中传出邪君那低沉的声音,闻言,赤的神情猛地一怔,随后疑惑更甚,

“前辈,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小兄弟,你先别问了,待会你就会知道,”赤还想要继续发问,但就在这时,两人却陡然走出了黑暗,來到了一处略显空旷的场地中,举目四望,却见四周点着无数泛黄的油灯,将眼前场景彻底照亮,

“宗主,,”

“邪主大人,,”

……

原本就在此地的五名老者见到邪君來到,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朝着邪君拱手作礼,见状,赤微微瞄了一眼邪君,却见他脸色如常,伸手挥了挥,道:“各位不必多礼,还请起身吧,”

“谢宗主,”几人起身后,目光突然停在了赤的身上,

“但不知宗主,这次下來荒古地窖,有何要事,”一名须发尽白的老者低声问道,

“我今次下來,是为了我身边这位小兄弟,邪君在此斗胆,请各位长老,为其初步开发元荒之体,”

说完这些话,邪君竟然朝着眼前的五名老者微微躬身,从邪君脸上的凝重表情來看,初步开发元荒之体,定然会付出不小的代价,想到这,赤额角上的眉头微微皱了皱,

果然,当邪君说完这些话后,当前一名老者的眉头便是狠狠皱了起來,不悦地说道:“宗主,你应该知道,初步开发元荒之体,需要我们付出多少天材地宝,为了这素未谋面的小家伙,值得吗,”

“值得,”令众人大吃一惊的是,邪君竟然一脸认真地说道,那名开口的老者深深地望了一眼邪君,许久后方才开口道:“宗主,你可要想好,这世上,可沒有后悔药吃,”

“我邪君决定的事,从來就沒有后悔一说,”邪君一脸决然地说道,当邪君这句话落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了下來,气氛顿时陷入了僵硬,不知过了多久,离赤最近的一名老者突然抓起了赤的右手,随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赤心头一惊,却并未反抗,

“果然是元荒之体,而且还是元荒之体的极品,”那名老者突然开口说道,话音落下,只见那五名老者彼此对视了一眼,随后微微地点了点头,

“宗主,我们可以为这位小兄弟洗礼,初步开发他的元荒之体,但我要他答应我们三个条件,”当前的一名老者对邪君说道,闻言,赤和邪君的神情微微一怔,

“前辈请说,,”赤在愣了片刻后,骤然反应了过來,当即对着那名老者说道,

“第一个条件,不许告诉外人,是我们帮你洗礼;第二个条件,必须再替我们找回一份洗礼的材料;第三个条件,日后若是荒古宗有生死危机时,你须为我荒古宗解围,”

赤仔细地听完那老者的要求,犹豫了片刻后,道:“前两个条件,我是毫不犹豫答应,可这第三个条件,荒古宗生死危机时,凭我的实力,能为贵宗解围吗,”

“这你不需要担心,你只需要做你力所能及的事就好,”那名老者的脸上突然浮现了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听完那老者的话,赤微微点了点头,道:“既然是这样,那么我沒问題,这三个条件,我都可以答应,,”

“那好,既然你已经答应了,便开始吧,”那名老者骤然低喝,随后身子一闪,竟然瞬间消失在原地,就在赤吃惊的同时,另外四名老者也是顷刻间消失不见,竟察觉不到丝毫元力波动,

“这,,这,”

“他们是取药材去了,别担心,很快便好,”邪君伸手拍了拍赤的肩膀,低声说道,就在邪君这句话落下之后,五名老者已经陆陆续续回到了原地,

“宗主,我们要开始了,还请您稍稍远离些,”当先一名老者对邪君轻声说道,闻言,邪君洒然笑了笑,身子很自然地侧移,直接來到了一处不影响众人的角落中,静候事情的进行,

“老二,老三,老四,老五,摆阵型,”当先的老者面容冷峻,当即大喝道,闻言,另外四名老者浑身一震,随后身子快速地朝指定地点爆射而去,片刻时间,五人便组成了一个奇异的阵法,

就算赤是一级阵法师,这刻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那阵法,看起來似乎很简单,但仔细看时,却又充满了玄机,那种感觉,就好像有成千上百个小阵法叠加在一起的大阵法,其繁复程度,远非现在的赤所能理解,

便在这刻,赤的眼神一凝,因为他看到五人之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熔炉,举目望去,只见里头的液体不断翻滚着,显然已经沸腾,

“投放黑石木,,”便在这刻,主持阵法的老大爆吼了一声,随后只见其手印猛然一变,身上骤然浮现出一道晶莹的白光,一名老者听到老大的爆吼声,右手一震,却是将身旁的黑石木投放到那巨大熔炉之中,就在黑石木落入熔炉后,五名老者的手印同时变化,

就在这时,赤的视线猛然一凝,却见五名老者的身上竟然同时爆发出熊熊烈火,见状,赤猛然大惊,想要上前扑灭那火焰,却被一边站着的邪君所阻止,

“别担心,看着吧,”邪君轻声说道,听到邪君这样说,赤顿时将疑惑的目光投射到那五名老者身上,

“黑石木已融化万分之一,继续加大火力,”当先的老者大吼道,由于他深陷熊熊烈火中,所以看不出他此刻的表情,但可以想象,那定然不会太轻松,

“黑石木吗,那可是一种极难融化的东西啊,”赤低声喃喃道,眼底骤然浮现一丝担忧,

所谓黑石木,坚硬而沉重,与精铁差不多,树体如螭龙,蜿蜒而苍劲,呈乌黑色,连叶子都如墨玉般,这是一种奇木,坚而沉,可以做成兵器,但正因为它这等特性,所以也变得极难融化,也不知他们为何要将黑石木投放到熔炉之中,

赤双目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熔炉,约莫过了三个时辰后,只见那五名老者身上的烈火突然一点点消散,见状,赤的视线猛地一凝,难道是快好了,

可赤这道想法刚闪过,却见那当先的老者突然爆吼一声,道:“黑石木融化完成,收回火势,让其熔炉自燃,投放各项天材地宝,”闻言,赤神情猛地一怔,竟然还沒真正开始,赤望着眼前奇异的一幕,心头震动,

便在此时,只见眼前五名老者同时收手,专心投放天材地宝,而最令人吃惊的是,那丹炉沒有五名老者的助火,竟然依旧在不断燃烧,这奇异的一幕,令赤彻底目瞪口呆,

“原來,他们是用黑石木來助燃,这得要达到多高的温度啊,”赤猛吸了一口气,心中不断地颤抖着,

“嘿,给我开,”

五名老者同时大吼,随后将一些奇异的老药、毒虫、丹药都一一投放到那熔炉之中,而在那些天材地宝投放之后,那略显古朴的熔炉突然爆发出一道氤氲彩光,所有人都很严肃,赤也很郑重,不言不语,默默的准备,

“最后几项东西,三两狻猊肉,半斤赤色牛角,以及二十毫升恶魔猿猴的血液,”老大骤然大吼,而在他这句话落下后,却见三样闪烁着莹莹光芒的天地灵宝骤然抛射到熔炉中,

就在最后三样东西投放到熔炉后,整个熔炉突然间狠狠震动了起來,一道无比强力的七彩光芒突然从熔炉中,轰然爆发,五名老者艰难地抵抗着熔炉的震动,猛地冲赤大吼道:“趁现在,快下熔炉,”

“什么,”

赤在原地愣住,这是什么情况,他们竟然要他下熔炉,先前的一系列准备,赤可都是看在眼里,那熔炉的温度,此刻都不知道多少度了,这人要是下去,还能够活吗,

“快点,不要磨磨蹭蹭的,要是让药力挥发,我绝饶不了你,”五名老者同时暴喝,眼中骤然浮现出一道道惊天动地的血光,饶是赤心性惊人,在被他们瞪着的时候,心尖也是狠狠地颤了颤,

“死就死吧,”赤深深地望了一眼那巨大熔炉,随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猛地一闭眼,身子骤然朝那熔炉飘落,只是刚一接触,他身上的衣物便彻底化为了飞灰……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九江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那坡县中医医院
成都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石家庄手术治疗白癜风
洛阳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