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龙魄原型体 第四百六十四章 无可避免以及困惑

2020-01-19 11:36: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魄原型体 第四百六十四章 无可避免以及困惑

在自己的思考与八云紫的提示之下,冯龙德很快就发现,如果条顿营地想要以后向其他位面发展自己的势力的话,除了从八云紫那里获得精确的位面坐标是最为轻松的之外,不管是想要拥有可以更好地构架跨位面传送阵的位面薄弱处,还是尽可能完美调节时间速率,都避免不了和幻想乡的本体妖怪势力开打的结果......

妖怪之山在山体的内部拥有一个处于位面薄弱状态的区域,但以天狗与河童那种非常排外的情况来看,她们都不会轻易允许其他人进入到她们居住的范围内,就更不用说在她们的控制范围内的中心搞东搞西了,除了开打之外没有其他解决的办法;红魔馆内有一个可以操控时间速率的人类女仆长十六夜咲夜,且不说人家Pad长有没有那个能力与精力来调节两个位面之间的时间速率这种浩大的工程,冯龙德可不觉得凭自己与斯卡雷特吸血鬼姐妹那点说少不少说多不多的交情就能让她们来帮助自己......这还不是在想能不能对方无偿帮助自己,哪怕是条顿营地想办法提供等价的条件来换取蕾米莉娅允许十六夜咲夜对自己一方的协助,都不见得蕾米莉娅能够答应,毕竟这个斯卡雷特现任的吸血鬼萝莉家主虽说有相应的威严与礼仪,但冯龙德也在几次的接触中可以看出她依旧是一个很多时候比较任性的小孩子,这很可能跟她很小的时候就被转化为了吸血鬼有非常大的关系,导致她的心性经过五百余年岁月的洗礼还是有某些地方没有被改变。

“靠,看来战争无从避免啊,还是与妖怪之山以及红魔馆的战争......”长叹了一口气,冯龙德无可奈何地挠了挠自己的鬓角,随后向八云紫开口问道:“对了八云紫,你为什么要向我透露这些?你明知道告诉我这些东西之后,条顿营地与妖怪之山以及红魔馆之间的战争肯定会发生,唯一不确定的只是什么时候会爆发战争而已......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只关心幻想乡本身的平衡与安和吧?让我率领着条顿营地跟幻想乡境内的两大妖怪势力大打出手真的没有问题?”

“只要不是斩尽杀绝的灭亡之战,我是不会过多干涉的,哪怕是七十多年前阿道夫率领的德意志第三帝国最后部队与所有幻想乡本土的妖怪势力之间的战争,前面我都没有阻拦,只不过后面他们打得的规模与残酷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想,我才叫齐了那些家伙一起把各方压制住并停止了战争。”面对冯龙德的疑问,八云紫淡然地回答道,仿佛这只是一件理所当然的小事,“如果你真要向妖怪之山与红魔馆发动战争的话,那么我建议你最好以最快的速度结束战斗,无论你是赢是输都必须如此,总之在影响扩大前结束最佳,不然灵梦那孩子察觉到后肯定会不分青红皂白地当成最为严重的异变来处理,这对于你们条顿人与妖怪之山或者红魔馆来说都是不想见到的结果。”

听到八云紫居然还在给自己提出进攻方式的建议,冯龙德感到一阵无语,他严重怀疑八云紫这个令人琢磨不清究竟想要干什么的妖怪大贤者是不是在拿自己寻开心或者找乐子:口口声声说“一切都是为了幻想乡”的间隙妖怪八云紫,居然在跟一个发展壮大就必然伴随着铁与血的征服的势力的领导者提醒谈论如何在进攻幻想乡本土妖怪势力的时候将影响降到尽可能最低的限度......这种反差让冯龙德觉得要么自己现在疯了,要么就是八云紫又憋出了什么坏水儿来准备整自己。

“用不着以那种眼神来看着我,冯龙德,事实可不是你所猜测的那样。”见到冯龙德用一种看到鬼似的眼神紧盯着自己,八云紫只是轻轻地摆了摆手,继续说道:“我之所以会允许你们条顿人在必要的时候可以跟幻想乡本地的妖怪势力发生战争来达到你们的目的,就是因为这同样在我的计划之内——我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不会危害到幻想乡本身,而是让幻想乡的明天更加美好;同理,冯龙德,我也希望你不会做出危害到幻想乡的事情来,真要是与她们发生必然的战争的话......留有余地,而并非赶尽杀绝,如果可以的话不影响相互之间的交情,就像治退过不少异变的灵梦那孩子一样,能做到吗?”

“到时候发生的可是战争,跟异变完全不是同一个概念,既然你见证了阿道夫所率领的德意志第三帝国最后部队与所有幻想乡本土的妖怪势力之间发生的战争,以及这一纪人类文明中的所有战争,那么应该就非常清楚战争是什么样的,不是吗?八云紫?”在餐桌前随便找了一个椅子坐下,冯龙德稍微伸展了一下双腿后目光锐利地看向了八云紫,说出的话几乎毫无感情波动,“根据我从那些身为最后部队成员后裔的日耳曼裔人类居民那里听说的情况,以及参加红魔馆宴会时从蕾米莉娅听到的事情来看,幻想乡里几乎所有有影响力的大事件背后都有你的影子吧?绝大多数的异变虽说不是你发动的或者撺掇其他人发动的,但该如何进行解决掉可都基本上幕后有你的掺和......原谅我这人脑洞大,我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那就是阿道夫所率领的德意志第三帝国最后部队进入到幻想乡以及他与他一家人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神不知鬼不觉地幸免于难同样是你那所谓‘计划’中的一部分,很可能红魔馆最后搬迁进幻想乡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吧?现在类似的情况又降临在了我们这些来到幻想乡撑死一年半的条顿人身上,这不得不让我联想到太多的东西。”

看着脸色越来越严肃的冯龙德,八云紫同样收起了一贯的微笑,变得正经了起来:“你猜的没错,冯龙德——我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有我自己的考虑的,自然不会做毫无意义的事情......至于我为什么会那么做,你目前还不需要知道,现在就告诉你的话,你肯定会说我疯了,即便你还算了解我的性格也是如此。”

“嗤......”对于八云紫的回答,冯龙德能做的也就只有鼻子重重地哼了一声,并没有说什么。

虽然八云紫到现在都不肯说具体的原因,但冯龙德又不是彻头彻尾的笨蛋,自己简单想想外加让卡洛琳分析一下就可以很明显地看出,红魔馆搬迁进幻想乡、阿道夫一家与德意志第三帝国最后部队涌入幻想乡,以及现在的条顿人在幻想乡内发展壮大这几件事情相互之间都是有联系的,而八云紫肯定是在图谋着一个绝对胆大包天的计划:就目前分析而出并准确率极高的几个方面来看,阿道夫被转化为蓬莱不死人还率领着德意志第三帝国最后的精锐骨干进入到幻想乡,肯定是用来补充幻想乡本身的普通人类的数量,并且来缩小幻想乡整体的技术水平与外面世界的差距;除此之外,阿道夫所率领的德意志第三帝国最后部队与所有幻想乡本土妖怪势力爆发的战争更是让幻想乡内全部超自然的存在都意识到了现代人类在科技与军事实力上的可怕,并都有了或多或少的改变——像妖怪之山就是一个最为明显的例子,天狗与河童们除了依旧保留了她们传统的冷兵器时代军队之外,也开始利用缴获到的人类科技与产物来自行发展专属于妖怪特色的同类技术,尤其是在拥有两位货真价实的神祇与曾经为外界人类的风祝的守矢神社最后在妖怪之山落脚定居后更是如此,使得妖怪之山的整体科技水平跟现在的外面世界相比差距并不是特别悬殊。

这还仅仅只是阿道夫所率领的德意志第三帝国最后部队对妖怪之山带来的改变,其他妖怪势力的情况也差不多,多多少少都有一定程度的对于人类技术看法的改变,而人间之里也在那场惊天动地的血战结束后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然普通人类居民的数量也不会在短短几十年里产生爆发性的增长。

除了改变了幻想乡境内各式妖魔鬼怪对于人类技术的看法以及大大推进了幻想乡整体技术水平发展这两点之外,那场规模浩大的战争同时也让幻想乡境内的妖魔鬼怪们意识到,现在的人类已经不是可以随意欺辱的对象了,真要是被逼急的话,拧成一股绳的普通人类拼着伤亡也能从妖怪的身上啃下一块肉来,更何况还有强悍的现代武器,那就不必多说了,起码两败俱伤是妥妥的了。

出于这种想法,从几十年前开始,幻想乡变得越来越和平了,虽然对于普通人类来说该担心的地方还是得担心,但怎么着也比以前的生活好了太多,自然普通人类与妖魔鬼怪之间的冲突也就越来越小,而不是跟以前那样双方不相往来。

这些都是经过卡洛琳的分析证明是准确率极高的推测,而冯龙德内心里还有一种连自己都不太确定的推测:当初红魔馆刚进入到幻想乡的时候,恰逢当时的土著妖怪们正处于个人实力的衰弱时期,导致蕾米莉娅所率领的红魔馆实力曾经一度席卷了整个幻想乡,其实力与势力之强大,使她在之前就被阿道夫所率领的德意志第三帝国最后部队打过的情况下才被八云紫等诸多大妖怪联手才得以压制下去的,最后还签订了那个吸血鬼条约,奠定了幻想乡现在整体情况的基石......结合上阿道夫所率领的德意志第三帝国最后部队进入到幻想乡的时间,冯龙德突然觉得,这会不会是八云紫故意让事情这么发展的?

听上去这种将所有当事人蒙在鼓里提前谋划好事态发展的猜想非常骇人听闻,但冯龙德觉得这种可能性同样很高:别忘了,八云紫可是一个最起码活过了这一纪人类文明的间隙妖怪,什么事情没有见识过经历过,自然就有那种水平来做出这种细思极恐的大事件来。

意识到自己面对的就是这么一个玩心眼儿绝对溜得一逼的家伙,冯龙德连继续往深里了解的想法都没有了,谁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在八云紫的眼中会被分析出些什么来?

“噗嗤......”看到表情越来越严肃、脸色同时也越来越黑的冯龙德,八云紫突然笑了一声,仿佛对于冯龙德的模样有些忍俊不禁。

“......”八云紫笑了出来的同时,看到这一幕的冯龙德并没有任何反应,依旧保持着这种状态,在不清楚这个间隙狂魔葫芦里装着什么药的情况下,他并不想要做出太多的反应,只是静静地看着八云紫,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行动。

“有时候想太多的话,会把自己陷入到一个挣扎不出的怪圈的,冯龙德。”伸出自己的右手拍了拍冯龙德的肩头,八云紫又恢复到了那种淡淡微笑着的表情,好似之前的正经状态就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总之而言,先做好现在的事情吧:过去的已经逝去,将来的还未到来,所以......我们所能把握得住的,就只有‘现在’而已,那么就去把握住现在吧,冯龙德。”

“......好吧。”意识到自己可能又被这个万年装嫩妖怪耍了,冯龙德开始还继续沉默了一会儿,不过他很快就点了点头,努力使自己的表情并不是那么僵硬,“人生一世,太过于纠结的话那就太累了,似乎......糊涂一些,或者说豁达一些更好,起码活得比较舒心。”

“你其实是一个非常豁达的人,冯龙德,只不过一旦关系到你的朋友们与部属们的时候,你才会变得这么过于谨慎了。”八云紫摆了摆手,“好啦,话先谈到这里——冯龙德,你的朋友们来了,想想你该怎么与他们解释解释现在的情况吧。”(未完待续。)

上海远大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昆明治疗阳痿医院
大庆治疗阴道炎方法
河南比较好的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