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王国血脉 第65章 接头人

2020-01-19 11:38: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王国血脉 第65章 接头人

满头大汗的泰尔斯一边咳嗽,一边像是珍惜沙漠里的水一样,大口大口地吸着难得的空气,浑身颤抖。

但格里沃没有放开他,他的禁锢还是那么难以挣脱。

“真的,无论一千还是两千金币,我都给你双倍,”泰尔斯稍稍恢复理智,喘息着不断冒汗,有气无力:“璨星王室很富有,星辰也很富庶……光是秘科在龙霄城的产业家当就够好十几万……”

格里沃眉毛一抬。

“很好……”

“等等,”但一秒后,男人的脸色却沉了下来:“你的意思是,要去找星辰王国拿?”

“秘科,秘科就行,”眼前的金星才刚刚舒缓过来的泰尔斯用力眨了眨眼:“他们绝对会给……”

下一刻,他的脖颈又是一阵重重的压迫,气管再次闭塞起来!

“闭嘴,还真当我是傻子,”这是格里沃恼羞成怒的声音:“听着,老子只收现款!”

泰尔斯艰难地吸进最后一口空气。

妈的……这个混蛋……

我身上像是有现款的样子吗!

“如果,你把我……交回去……”泰尔斯竭力争取着机会:

“祈远城……跟自由同盟开战,而星辰……”

格里沃不耐烦地打断他:“闭嘴,老子不懂政治!”

再度眼冒金星的泰尔斯只觉得一阵气结。

这都什么人啊!

“算了,还是去找死人脸吧,安全一些……”

格里沃喃喃地道,他加大力度,想把泰尔斯勒晕过去。

泰尔斯心叫不妙,他拼命活动着脑筋,一边与空气和敌人作斗争,一边不顾一切地喊出那个词:

“盾区!”

这个词出口才几秒钟,格里沃的手臂就又松了下来。

“什么?”他皱着眉头问道。

泰尔斯趁机猛吸了几口空气,加速着脑袋的清醒。

是的。

盾区。

“我听到了……你们刚刚的对话。”王子把自己的后脑勺稍稍偏离格里沃的胸前,痛苦地道。

刚刚,无论面对怎样的侮辱和鄙视,格里沃都纹丝不动。

但唯有敌人开始用盾区,开始用他的兄弟手足来威胁他的时候……

“这里,这是盾区,对么?”

泰尔斯喘息着,话语渐渐流畅起来:“而你大概是这儿管事儿的……看看你周围,它已经破烂凋敝……一两千金币可不够重建,你还需要更多,不仅是金钱……”

格里沃沉默了好一会儿。

但最后,他还是冷哼一声,摇了摇头:“闭嘴,我很知足,没兴趣惹麻烦。”

眼见格里沃又要开始用力勒他,泰尔斯急忙开口:

“还有,我听见了!”

“那些六年前死在盾区里的人们,那是你的手下兄弟,对么?”

这话出口,泰尔斯感到背后的格里沃微微一颤。

“六年里,他们幸存的家人也需要抚恤,需要生活,你应该很发愁吧……我猜龙霄城没有什么灾害应急基金来补偿盾区的损失……”

泰尔斯一边无敌流利地喷着话,一边苦苦思索脱身的办法。

格里沃发出沉闷而不满的喉音。

“闭嘴!”

这一次,老兵的话里带上了一丝不悦。

但他随即一怔:“灾害……金,那是什么?能补偿盾区的损失?”

泰尔斯心中一动,感觉找到了突破口。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王子又吸了一口气,咬牙道:“作为老大,你背负着很多,你不能看着盾区,看着你的兄弟们和地盘一直陷于贫穷和威胁……”

格里沃的呼吸慢慢变得急促了。

“闭嘴,”格里沃的声音变得格外冷漠:“别对别人的家指手画脚。”

但泰尔斯没有注意他的语气,他已经被今晚的事情折磨够了:“但是现在,我,富庶多金的一国王子可以帮你,你有个机会来拯救无人在乎的盾区,重建它,而不仅仅是敲陨星者一笔狠的,只要你把我……”

格里沃低吼一声。

“闭嘴!”他咬着牙道。

泰尔斯贪婪地吸进下一口空气,想着先拖过去,把脑子里跟盾区,跟这个轮椅战士所在意的那个地方有关的所有信息都捞出来:

“六年前,灾祸降临的时候我在场,我看到了……盾区里的人,他们那么无辜,却要经历那样的灾难……”

格里沃没有说话,但他开始了微微的颤抖。

泰尔斯心觉有戏,不禁加快语速:“你不像那种冷血自私的人,格里沃,机会在眼前,你不能因为嫌麻烦就放弃盾区,不能袖手旁观他们的苦难,从而让那些死去的人无法安息……”

安息……

听到这里,格里沃的身躯猛地一晃!

“闭嘴,”他的声音开始颤抖,带着难以忽视的温度:“小屁孩。”

泰尔斯只觉得对方的手臂越来越松。

自己应该越来越接近对方的痛点了——想到这一点,他不禁精神一振。

“灾难过后,盾区的人民受尽艰苦,他们依靠着你,他们不能这么生活下去!你有穷尽一切手段,来守护他们,帮助他们,拯救他们……”

格里沃的呼吸越来越急。

泰尔斯倏然提高音量:“格里沃!你不能逃避!你的不作为,不仅仅让死去的人无法安息,对于还活着受苦的人而言,这无异于亲手谋杀他们……”

“谋杀”这个词一出口,泰尔斯就突然感到:箍住自己的双手猛地一颤!

他的耳朵一震,传来格里沃前所未有的大喝:

“闭嘴,闭嘴,闭嘴!”

惊讶的泰尔斯只觉得耳朵还在嗡嗡作响,没来得及舒缓一下,格里沃的手臂就再次一紧,勒住他的脖颈!

这又怎么了……

泰尔斯再次痛苦地挣扎着,但这一次,格里沃的力度没有任何余地。

像是要直接箍死他一样!

不知为何,格里沃像是陷入了盛怒与疯狂,声音也越来越恐怖:

“你给我听好了,小子,你他妈算什么东西,少来教训我……”

他的手臂在颤抖,力度却丝毫不松,昭示着主人在“杀人”这项技艺上的千锤百炼与丰富经验。

“少来教我该怎么守护盾区……”

格里沃情绪激动,像是到了崩溃边缘一样:

“六年前,我持着戮魂枪,站在这里,站在盾区,站在无数鲜血和死亡之间,跟该死的,该死的血……血之灾祸搏命厮杀……”

“厮杀……”

格里沃喘息着,却顿了好几下。

“厮杀——”

泰尔斯感觉到,此刻,这个面对一众对手依然坚强豁达的战士,他的牙齿居然在……打颤?

像是想起了最深沉的噩梦。

下一刻,格里沃猛地咬紧牙关,像火山喷发一样怒吼出声:

“——厮杀得你死我活的时候!”

月光下,轮椅上的老兵痛苦而愤怒地咆哮起来:“你他妈的还穿着开裆裤——在老祖母的怀里吃奶呢!”

泰尔斯顾不上快被吼聋掉的耳朵了。

他的眼前又开始模糊了。

糟糕。

这是个……

变态虐待狂吧。

泰尔斯半闭上眼,感受着肺部空空如也的折磨与对呼吸和生命的渴望。

他的意识渐渐消失。

但与此同时,一股奇异的感觉却涌上全身:狱河之罪又一次自行沸腾了起来。

像是暴躁不安的野兽。

在等待冲出牢笼的一刻。

至少,它让原本渐渐晕眩的泰尔斯保持着最后的清明。

在双重折磨下,筋疲力竭的泰尔斯浑身颤抖,拼尽最后一口气,吐出一个词:“不……”

就在这个时候。

“咯噔,咯噔,咯噔……”

空旷无人的盾区废墟里,传来了突兀的马蹄声和车轮声。

一驾马车来到他们身边不远的位置。

一个活泼、轻快的年轻嗓音随之响起:“格里沃老大,你的客人我已经……”

那个嗓音微微一顿。

面容狰狞的格里沃抬起了头,跟嗓音的主人正面对视。

正在死命勒住泰尔斯的他,手里的力度不禁一松。

脸色发紫的泰尔斯再次呼吸到了空气,他疯狂地咳嗽起来——刚刚的斗争里,他吸入了不少唾沫。

体内越发暴躁的狱河之罪,也渐渐平息下来。

下一刻。

“哇啊啊啊!老大对对对对对不起我错了!”

“不不不,我是说我不该,我不能,我不可以,不不不,我是说我不会,我不会说出去,不不不,我是说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不知道我今晚只是来散步,不不不,我是说我今晚根本没来过盾区……”

格里沃晃了晃脑袋,努力清醒过来。

他看着眼前的马车和它的驭者。

那是……凯文?

一架无盖的货运马车上,一个年轻的车夫正捂着双眼,疯狂地大喊着什么。

而马车的后排货栏里,正坐着一个佝偻的身影,微微咳嗽着。

格里沃怔住了。

今晚对于凯文——这个盾区穷小子而言格外不同。

他本该驾驶着这部破烂的劣质马车,带着格里沃老大的客人前往盾区里一个特别而偏僻的地方。

凯文不知道为什么格里沃老大要小心翼翼地选在这个地方见面——但是只要是老大吩咐的,那当然要照做啊。

那可是单人持枪,在灾祸和多头蛇基利卡这些传说的灾难里,守护了龙霄城的德鲁·格里沃啊!

是啊,凯文还记得当年,记得那些灾难……

噩梦一样。

可是……

当凯文到达目的地,跟老大碰面的时候,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景象。

那是啥?

凯文指的当然不是一地的尸体和鲜血——作为龙霄城里最男人的男人,叱咤风云的格里沃老大到哪里不是一片腥风血雨?

那是一个少年。

对。

一个清秀而瘦弱的少年。

月光下,那个清秀少年正坐在老大的怀里,看上去兴奋又痛苦。

只见少年把双手背在身后,放在格里沃老大的膝盖上微微颤动着,像是在——触摸摩擦着什么?

他脸色潮红,嘴唇不住张合,表情激动而兴奋地扭着腰部,上下耸动。

看到这一幕的凯文内心一僵。

不会吧。

而素来豁达豪迈的格里沃老大呢?

凯文眯起眼睛,试图看得更仔细。

此刻,他心中那个威严的盾区老大,平民英雄格里沃坐在轮椅里,在……

格里沃那粗糙有力,却少了两根手指的左手,正亲密地从后方环搂住少年的上身,把他紧紧压进自己的怀抱里,右手则伸向少年的下身,放在凯文看不见的地方,也随着少年的动作,在轻轻抖动着。

什么?

凯文瞪大了眼睛,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不止如此:平时干再重的活都轻轻松松的格里沃老大,此时此刻居然在猛烈喘息着,他铁一般的身躯正跟随着少年一左一右,一上一下的可疑节奏,也适时而默契地来回起伏着。

而老大本人则面容扭曲,情绪激动,甚至还紧贴着那个少年的耳朵,咬牙吼叫着一些意义不明的话语。

像是在发泄着什么。

发泄?

凯文心里咯噔一声。

这这这……

看着在轮椅上兴奋运动着的两人,看着少年和老大的身躯贴合在一起,痛并快乐着的忘我神态,凯文的脸色越来越白。

盾区的老人告诉过他:长久以来,盾区里生活着形形色色的女孩儿或女人,无论她们多好、多美、多能持家生子,威望素著的格里沃老大却从没看上过任何一个人。

那个老人叹了一口气,对凯文说:那是有原因的。

原因?

心里毛毛的凯文此刻觉得,自己刚刚找到了老大单身的原因。

年轻的穷小子不敢再往下想,心情复杂的他下意识就要扬起鞭子,驾着马车转向离去。

但偏偏此时,面目狰狞的格里沃却抬起了头。

跟凯文在月光下直直地对上了视线。

凯文顿时一愣。

完了。

我发现了……

老大的秘密……

我会……会被杀的吧……

凯文的惨叫不仅仅划破天际,也让格里沃稍稍清醒过来。

泰尔斯艰难地喘着气,他已经放弃跟格里沃交涉了——这大概是个疯子。

没法对话。

“……老大老大老大既然我没来过盾区那就是说……”可怜的凯文不顾一切地把脸埋进双手,不要命地大喊道:“不不不,格里沃老大我发誓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格里沃皱起眉头,先是看了一眼被挟持在怀里的王子,然后不耐烦地转向马车。

“凯文!”

盾区的老大怒吼道:“闭嘴!”

格里沃的余威之下,凯文的声音猛地一顿,像是被瞬间掐住了。

“多少年了,”另一个声音,从马车上缓缓传来,蕴藏着无限感慨:

“老朋友。”

格里沃微微一震。

这个声音……

泰尔斯也愣住了。

那……那难道不是……

黑夜中,一支木制拐杖颤巍巍地伸下了马车,随之是两条脆弱而苍老的腿。

“抱歉啊,比约定时间来得慢了一些,”来人佝偻着身影走下马车,看清了周围的一地狼藉之后,下意识地皱起眉头,捂起鼻子:“哦,看来你还在干老营生。”

格里沃呆呆地看着来人,连怀里的泰尔斯不再挣扎都没注意到。

“我他妈真是操了,”格里沃张大嘴巴,愣愣地望着马车上的来客,表情就像是见到隔壁家的狗在下蛋一样:

“他妈的,我还在想是哪个缺德货发的邀约,居然是你。”

来人轻笑了一声:“很意外?”

“切,你还没死啊,”格里沃轻哼一声,情绪复杂:

“老乌鸦。”

听见熟悉的外号,泰尔斯挣扎着扭过头,看清了来人。

那是一个皱纹深沉,面目沧桑的老人。

没有资格证明的龙吻学院学士,基尔伯特和普提莱的老师,同时也是他和塞尔玛的老师。

老乌鸦,梅里·希克瑟。

此时此刻,他正站在月光下,对着泰尔斯微笑点头。

是他。

那个瞬间,泰尔斯想通了很多事情。

(本章完)

杭州白癜风医院预约专家
成都九龙医院的地址
安顺治疗癫痫病专业医院
贵阳知名癫痫病医院
深圳哪家牛皮癣医院治疗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