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人民时评为文化传承插上数字翅膀

2019-07-17 18:38: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最近,浙江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正式发布“当古窑址遇上AR新科技”产品,游客只需在移动装备上下载专门的APP,现场扫描导览图,就能再现800年前的龙窑烧制场景。通过数字技术,让古窑址“活”起来,如今,文物正通过科技手段取得“重生”。

  在经济全球化时期,人类的许多文化资源――无论是语言、文字、风俗、传说,还是手工技艺、音乐、舞蹈――正面临着流失乃至失传的危险。如何把历史文化传承下去,是所有国家都面临的共同挑战。数字技术的诞生,为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开辟了一条新路。当前,利用数字技术展开文物保护、文化遗产传承正在全球成为一股强劲的浪潮。我国文博事业与非遗传承要想跟上时期潮流,就必须抓住数字化机遇,用数字技术武装自己。

  数字技术的最大好处是突破时空界限和物理限制。博物馆的藏品本是全社会的共同财富,理应走出“深闺”,为社会所共享。但现实是,博物馆的展馆面积、服务人员等都是有极限的,不可能满足所有参观者的需求,也不可能把所有展品一股脑全拿出来展览。如何解决博物馆有限展馆面积与社会公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之间的矛盾?数字技术开辟了一条新路。通过收集文物或展品的数字信息,打造数字化虚拟博物馆,就能使观众足不出户而遍游天下。特别是未来VR技术愈来愈先进,有可能与人的视觉、触觉等深度融会,各种之前只能近观而不可把玩的珍贵展品不但可以看,还可以在虚拟中触摸,实现全方位、沉醉式、交互性地参观。这就在实地参观以外创造了替代性选择,对扩大受众群体、保护文物安全都具有不可替换的价值。

  数字技术还可以提升博物馆等文化场所的管理和服务水平。一个简单的例子是,现在很多博物馆在展品和展厅里设置传感器,搜集观众停留时间和是否拍照等行动数据,以此作为改进展览的根据。法国卢浮宫用蓝牙传感器收集观众参观行动数据,分析短期停留和长期停留的参观者的不同参观模式,为治理馆内拥堵提供决策依据。陕西历史博物馆通过大数据分析发现,观众对有文字的展品、图版、成套的文物更感兴趣,驻足时间明显更长。大数据分析具有准确、客观、简便的特点,可以有针对性地改进服务、提升效力。

  目前,我国文博与非遗领域运用数字技术的成功经验很多,比如“数字敦煌”“虚拟圆明园”等,但与观众的需求相比,仍有较大差距。一些数字博物馆点击率很低,对非遗的记录还停留在录音录像的初级阶段。应当看到,当前青年一代已经成为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主力,在故宫的参观者中,一半以上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作为数字时期的“原住民”,青年人已习惯于从数字化世界中汲取知识。文物与文化遗产“进驻”到数字化世界里,才能赢得青年人,让历史延伸到更远的未来。

  我国文化资源极为丰富,也就意味着数字化的工作极为繁重,因此必须增强紧迫感,加快数字化进程。只有跟上数字化的时期潮流,才能真正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摆设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

  《 人民 》( 2019年05月23日 05 版)

2013年台湾种子轮企业
2013年台湾种子轮企业
2013年台湾智慧物流种子轮企业
分享到: